2021年10月26日

UT视讯女主播My魅_我不是90后,我就是“我”

作者 adminer

2019年6月15日,广州,年轻人在创意产业园打卡消费。(图/视觉中心)

12年前,90年后刚出现的时候,他们是奥运会冠军、网络新秀、艺术新星、作家、超级模特、以前插话为代表的快女,新周刊被称为我们世界的陌生人,用代际理论分析他们落伍了。因为他们不是别的一代,他们是别的人。

如果说12年前世界在测量90后的话,今天应该反过来说90后在测量世界。因为,他们已经挺身而出,迈向舞台中央,并拥有了改变世界的声量和力量。

以职场为例,猎聘网发布的《当代年轻职场人现状洞察报告》显示,90后成为职场的中坚力量:2018年,90后在高级管理人员中的占比为17.34%;2021年1月至8月,这一占比提升至23.58%。另外,在5G、航空宇宙、人工智能、芯片、疫苗、智能制造等高精细领域,正在播放 ut女神UT视讯女主播My魅90后的员工占40%以上。

90后以繁荣的青春生气,更新中国的面貌和肌理,《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文章就是这样表示的。

世界观的自给自足

生于1990年1月的曾轶可,在参加2009年的《快乐女声》比赛时掀起了巨大的争议。

音乐评论家、作家韩松落认为,争论点在于她的羊声和她带来的陌生歌曲方式:过去的歌曲方式,重视高歌唱,充满舞台下有很多人看的表演意识,广场性、宏伟的叙事,曾趣的歌曲是室内的、私语式的,UT视讯女主播My魅忽视了别人。

“就像60后中的一部分人,曾激进地表示过对世界的反对,但从他们后来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和他们所反对的也并无不同,他们的根系和营养完全一致。

70后也表示反对,但反对仍然基于承认和重视。而曾轶可这样的90 后却早早表现出了一种无视和自成体系,包括对传统歌唱规则的无视,包括在世界观上的自给自足。这种忽视,这种自给自足,我们完全不知道。韩松落写道。

可以说,曾插话所代表的是个人崛起时代的先声。年轻人拒绝贴标签,歌手华晨宇说:我不是70后、80后、90后,我是我。

青年文化研究团队青年志联合创始人张安认为,90后追求的不仅是外表的不同、语言的奇怪、行为的反抗,还追求自己的才能、人生的意义、更深刻的东西,独立思考和体验

青年志于2017年发布的《未来自年轻:大平原的同行者——中国青年趋势与商业创新前瞻》报告将当下称为“大平原时代”,即无法捕捉的风险与频繁涌现的机遇共同出现的时代;而作为高速变化时代的“原生一代”,今天的年轻人呈现了“游牧青年”特征——他们被卷入急剧变化的“大平原”,因此更强悍自主,也更流动复杂;他们更开放多元,也更敏锐孤独。他们渴望工匠精神、灵活创新、结构和前瞻性,但现实中面临着丧失和疲劳、焦躁和计算、抑郁和孤独的挑战。

这份报告还指出,在处理安全感和理想生活方面,年轻人渴望任性自得,即能够全面控制生活节奏和自我风格,在零碎的时间内实现不同人设风格的一秒切换,在自主决策的实践中,年轻人希望拥有freestyle,也就是围绕技能形成动态自我,他们希望内部敏锐理解自我,对外开放学习,改变自我应对变化的时代。

简单、有趣、诚实

拥有90后的韩国一代研究者林洪泽认为,x一代的x与前辈的不同,如果不能简单定义的意思的话,90后被称为x一代的特征是无法预测的多种文化和丰富的性格,在90后非常明显。

总结了90后的三个特点:简单、有趣、诚实。尽管他的结论基于对韩国年轻人的观察,但从他的论述中,我们会发现,中韩两国90后在行为特征上有着一定的相似性,将他书中的首尔替换为北上广深也毫不违和。

首先,90后普遍不喜欢一切“冗长又复杂”的东西,他们甚至认为这是一种应该避开的“恶”。因此,理解这一代人的第一个关键词是简单。

和中国的年轻人一样,韩国的年轻人喜欢使用缩略语、表情包和动图,而他们习惯的网络非线性阅读方式,也改变了他们获取信息的过程——他们已经不再从书本寻找信息,有些人甚至不通过网页搜索信息,而是在社交媒体上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他们也不看正文,而是通过标题来推测其内容,再通过下面的回帖浏览其他人的意见和想法(类似于读“网易跟贴”)。

看电视剧、综艺节目也一样,年轻人要么用1.5倍乃至2倍速观看,要么看相关cut片段或reaction片段(比如近期大热的《披荆斩棘的哥哥》,有些人连纯享版都嫌长,专挑自己喜欢的哥哥的cut版本或者有点评的reaction版本来看)。

理解90后的第二个关键词是“有趣”。林洪泽认为,90后追求“有趣”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如果说80后前面的几代人追求的是所谓‘生活的目的’,那么90后这一代追求的就是‘生活的游戏’。

对于90后来说,玩梗成为必要的技能,韩国出现了玩梗这个新词。关于流行的饮食广播,在90年后,饮食的行为超过了单纯填饱肚子的目的,成为了观看饮食广播带来心理上的满足的游戏。90后追求游戏精神,使他们的世界不同,UT视讯女主播My魅他们也认为自己比任何一代都更自律、更自主。UT视讯女主播My魅

理解90后的第三个关键词是诚实。林洪泽指出,90后眼中的“诚实”并非性情正直(honest),而是更接近于诚信(integrity),他们渴望在政治、社会、经济等所有领域实现“信任的体系化”。

在韩国,也有类似“杠精”的表述,如果看到社会不合理、不公正的现象,年轻人会果断发出声音,这类人被称为“正义杠精”。

另外,随着个人权利意识和认知水平的提高,年轻人也逐渐意识到,过去一些不被视为问题的事情,UT视讯女主播My魅其实大有问题。例如,在十几年前,一些黄段子会被视为开玩笑或恶作剧,但今天的年轻人已经不能容忍这种语言上的罪犯,他们会立即表达不适。如果情况严重,他们会要求严厉惩罚罪犯。

2021年8月13日,广州看摄影展的时尚男女。(图/阿翠)

现在的世界,我年轻,但你从未年轻过

在韩国CJ集团工作的林洪泽,多年来一直负责新员工的入社训练。他发现,面对90后员工,企业常常束手无策。他举个例子,在一家创业公司担任财务负责人的80后中层金科长对部下的90后郑姓职员不满。郑姓员工几乎每天都在上班时间8点30分踩到公司,金科长特意找他谈话,说8点30分不是上班时间,而是开始工作的时间,希望至少提前10分钟,这是基本的礼仪。

郑姓职员的回答,让金课长目瞪口呆。来得早,钱不多,为什么比规定的时间早呢?如果早来10分钟比较有礼貌,那么我可不可以在下班前10分钟就关掉电脑,然后在公司门口等着下班呢?

林洪泽说,这只是企业内部爆发的许多代际矛盾的例子。90后经常贴上没有忠诚不考虑别人,只考虑自己只享受权利,不履行义务没有毅力,容易放弃等标签,但这些标签通常站在前辈的立场上,下一代人问忠诚的对象为什么是公司

事实上,爱尔兰管理专家查尔斯·汉迪就在《大象和跳蚤》一书中表示,在今天,年轻人忠诚的对象,“首先是自己和自己的未来,其次是自己的团队和项目,最后才是集体”。

此外,年轻人更注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想要“有夜晚的生活”——2010年前后,韩国民主统合党常任顾问提出“有夜晚的生活”的口号,得到很多年轻人的支持。在韩国,加班文化如火如荼,打工者不加班的日子屈指可数,钱谁都想要,但至少要像个人一样生活,也是打工者的基本诉求。

林洪泽表示,与稳定的生活相比,90后希望拥有真正尊严的人生,表现之一是像普通人一样过夜生活。

中国年轻人也有类似的诉求,表示想拥有品质生活。张安定总结了年轻人对质量生活的理解。第一,需要业馀时间。赚钱没有时间,赚钱吗?

面对这个问题,很多70后都无言以对。第二,生活需要惊喜,超越日常平凡,随时都有机会感受到生活的多样性,所以出现了想去的旅行的说法。第三,生活要细致。他们认为消费是赋予意义和感情的选择,每次消费都是自我世界的一次构筑——为想要的东西投入更多的金钱和感情,使自己的生活有意义。

如何更好地了解新一代?其实人类学者玛格丽特·米德早在1970年就在《代沟》一书中提供了思路——在不太久的以前,老一代会毫无愧色地训斥年轻一代:“你应该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我年轻过,而你却没有老过。现在的年轻一代,现在的世界,我很年轻,但你从未年轻过,决不能再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