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1日

UT女神直播AICEE_“科学”,你真的理解吗?

作者 adminer

现代中国人的科学概念及其由来

要真正理解科学,我们必须进入西方的境界。因为科学本来就来自西方,是西方人特有的东西。

两种基本用法

“科学”今天是中国人熟悉的、女性和孩子熟悉的词语,但其意思相当模糊。在不同的语境下,它指称非常不一样的东西。

大体说来,在现代汉语的日常用法中,它有两种基本用法。一种用法是指某个社会事业,指某个人和他们从事的工作,这个人是科学家和科学技术人员,这个事业是科学。

中国目前正在执行科教兴国的国家战略,这里的科字也在这个意义上使用,这意味着依靠科技专家和他们从事的科技事业来振兴国家。

另一种用法是指某种价值判断。科学常指正确、正确、真实、合理、合理、好、高级。

比如,我们说“你这样做不科学”,是说这样做不对、不正确、不应该。我们说决策科学化是指决策合理化,不能主观蛮干。我们所说的科学发展观是指一种合理均衡的发展观,纠正其唯一的GDP主义,竭尽全力捕鱼,引起两极分化的发展观。

简单来说,对于什么是科学这个问题,第一个用法是回答科学是科学家们做的,第二个用法是回答科学是好东西。为什么科学家们做的事是好东西?为什么指称某种事业的用语同时拥有某种正面价值判断功能呢?

这是因为这个事业给中国人民留下了深刻的积极印象。要说清楚这件事,就必须回到中国现代史的大背景。

科学:夷之长技

中国近代史是“启蒙与救亡的双重变奏”(李泽厚语)。所谓“救亡”,是说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屡受西方列强欺凌,中国人随时面临亡国灭种之危机,因此,争取国家独立、民族富强成为中国现代史的重大主题。

所谓启蒙,就是中国现代史是中国告别传统社会、走向现代社会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引入自由、平等、人权等观念,需要理性的思维方式和民主的政治体制,人的现代化是启蒙的核心内容。

就救死而言,人们很快就找到了西方的科学。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时,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国。根据英国着名经济史家和经济统计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研究,1820年中国GDP占世界的32.9%,这一优势直到1895年才被美国超越。

麦迪森的数据估算存在一些争议,但即使考虑到这些争议,在西方与中国交往的前半部分世纪,中国也一直是经济强国。

然而,这样一个经济强国为何总是败于列强之手呢?原因在于,中国的军事不行,国富而兵不强。兵不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军事制度落后,另一个则是军事技术落后。

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先进的中国人马上意识到了后者,认识到西方的“坚船利炮”是他们克敌制胜的法宝,而“坚船利炮”的背后是强大的工业以及现代化的科学与技术体系。

因此,从1861年开始,清政府的开明势力在全国掀起了师夷长技制夷的社会改良运动,UT女神直播AICEE被称为洋务运动。

林则徐在1842年的信中说西人获胜的原因是武器先进:彼此的大炮远远十里以外,如果我的大炮赶不上彼此,彼此的大炮已经和我在一起,器械不好。相互放炮就像内地放炮一样,连声不断,我放炮后,转移时必须再放炮,技术不熟悉。

魏源于1844年出版了《海国图志》,书中说:书是什么?说:以夷攻夷为夷,以夷为夷,以师夷长技术为夷。”

“夷之长技有三:一战舰,二火器,三养兵练兵之法。”正式提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口号,ut极品女神主播奶油并且把夷之长技规定为“船坚炮利”以及军队建设管理之技。对夷之长技的深信贯穿着全部近现代史。这也是中国人民从血的教训中总结的真理。迟到就挨打。

所谓落后,就是军工技术落后。对军工技术的尊敬,至今仍支配着中国人的强国梦想和潜意识。

对航空母舰和宇宙飞船的渴望几乎是今天的全国人民共识。一个半世纪以来,中国人受到欺凌和屈辱,对西方军事科学技术及其背后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的高度评价。

这是中国人科学观念背后不可忽视的背景。一个突出的表现是在中国人心中科学技术不分。普通中国人说科学会不由得用了科学技术这个词,他们口中的科学技术其实是指技术。

政府也一样。实际上,中国政府没有科学部,只有科学技术部,科学技术部主要是技术部和技术经济部。做民众认知调查,现代中国人认可的最标准的科学家应该是钱学森。因为他代表着强大的军事能力。人们喜欢传播这样的说法,钱学森抵得上五个师的兵力。

科学:来自日本的西方语言

“科学”不是中文固有的术语,爬上旧文献可能偶尔会遇到“科学”这个词,但意思一定是“科举之学”,而且非常罕见。现代汉语中广泛使用的科学一词,其实来自日本,来自日本人翻译西语science一词。

日文中大量采用汉字,但发音与中文不同,意思也相距甚远。中国现代向西学习不是直接向西学习,而是通过日本的二传手。原因大致有三个。中国缺乏西方语言的翻译人才,很多西文着作不能马上直接翻译成中文出版发行。

传统中国对文字过于讲究,虽然有西来的传教士,但他们的中文写作水平还不足以独自担当翻译工作,所以,西学东渐早期的西方著作翻译都是传教士与中国文人合作进行,这样就极大地限制了西文著作的汉译规模和进度。

第二个原因是,日本引进西学较早,而且日语吸收外来语的能力较强,西学日化工作动作迅速且规模大,加上日本离中国近,留学生多,现代中国人多经由日本向西方学习。

第三个原因,也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中国人阅读日本文献非常容易,哪怕是根本不懂日文的人,读日本的书也能明白个大概。

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死亡的日本,在船上读了日本的小说,发现纸上满是汉字,知道其意思不太差,所以几乎不通日语就开始翻译日本的小说。

说是翻译,其实只是基本复印日本人采用的汉字。这样,从19世纪末期开始,在中国掀起了向日本学习西学的热潮。

的确,通过日本学习西学上手容易,见效快。大量向日本学习的结果是,现代中文受到日语的巨大影响,很多西方学术用语从日本转行。有些人甚至认为现代中文中70%的人文社会科学术语来自日本。

这些术语充斥在我们的日常语言中,一定会深刻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日本这个民族在文化基础和思维深度方面有很大的局限性,现代中国的文化以这么大的规模和强度建立在日本文化基础上,值得各行各业的有识之士反复思考。

已经有很多人从多个角度提出了学科译名的缺陷。例如,用哲学翻译西语的philosophia,没有翻译西语的爱智慧的意思,相反,哲学是聪明,哲学实际上是聪明的学,这降低了西语的philosophia的高度。

选择更合适的语言,大学可能更接近philosophia的高度和境界。大学的开篇说:大学的道路,明明是德,亲民,终于是最好的。止于至善具有西人爱智慧的意思。

严厉复原当年严厉批评采用大量日译语言,这些批评都着眼于日译语言完全偏离了中文本来的意思。

他反对把economics翻译成经济,主张翻译成计学。因为经济原本是经济用治国平天下的意思,所以economics只是指资产管理者,缩小了原来的意思。他反对把society翻译成社会,主张把sociology翻译成社会学。因为社会原本是乡村社区祭神集会的意思,所以society翻译成集团,反对把sociology翻译成社会学,主张翻译成集团。但遗憾的是,这些更精致、更真实的翻译术语最后被抛弃了。

让我们回归科学。自从明末清初师带来西方学问以来,中国人一直将来自西方的自然知识,如naturalphilosophy、physics等翻译成格致格致,或者为了区别起见,翻译成西学格致。徐光启当时用格物贫理学、格物、格物学、格物学、格物学等术语称之为来自西方的自然知识体系。

结构者,格致知也是大学中最先提出的出租车作业,所谓格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后代多用朱熹的解读,认为是通过研究事物的原理获得知识。用中国文人比较熟悉的词汇去翻译西方的词汇,难免打上太深的中国印记,UT女神直播AICEE而且也容易混淆。

20世纪初二十年,西学术语翻译大致有三种方式,一种是中国人自己提出的译名,以严复为代表,二种是直接取日文译名,三种是音译。

五四时代流传的德先生和比赛先生是音译,其中德先生是Democracy(民主)的音译德姆克拉西,比赛先生是Science(科学)的音译比赛因思。最后淘汰的结果,日译名词大获全胜。

今天的科学、民主、自由、哲学、形状上学、技术、自然等语言都采用了日译。1897年,康有为在《日本书目志》中列出了科学入门和科学原理两本书,以科学这个词为英语science一词的汉译首次出现在中文文献中。

梁启超、王国维、杜亚泉等人开始频繁使用科学一词,起到示范作用。尤其是杜亚泉,他在1900年创办并编辑了当时影响很大的科学杂志《亚泉杂志》,科学一词从杂志创作开始就成为science的定译。

此外,严复在1900年后也开始用科学翻译science,影响当然非常显着。20世纪前十年,科学与格致并存,但前者取代了后者。1912年,中华民国教育总经理蔡元培命令全国取消格致科。

1915年,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任鸿隈(1886-1961)等成立了影响深远的杂志科学。从今年开始,格致退出历史舞台,科学成为science的定译。

1959年中国科学社被迫解散,机构刊物《科学》杂志第二年停刊。1985《科学》杂志复刊,今日依然由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周光召唤院士和白春礼院士相继任小编。把science译成“科学”明显没有切中这个词的本义,相反,用“格致”倒是更贴切一些。science本来没有分科的意思,代表“分科之学”的是另一个词discipline(学科)。

不过,日本人倒是抓住了西方科学的一个时代性特征,那就是,自19世纪前叶开始,科学进入了专门化、专业化、职业化时代,数、理、化、天、地、生,开始走上了各自独立发展的道路。

反观日本人比较熟悉的中国的学问,都是文史哲不分、天地人不分的通才之学、通人之学,所以,他们用“科学”这种区分度比较高的术语来翻译西方的science,显示了日本人精明的一面。日译“科学”一词基本沿袭了英语science自19世纪以来的用法和意思,默认是指“自然科学”(natural science)。

我们的中国科学院不叫中国自然科学院,相反,其他科学院必须添加社会科学院农业科学院医学科学院等限定语言。这也是19世纪以来西方科学与人文学科分手,越来越远,最终走向两种文化的事实。

这样,现代中国人通过日本人的二传手
接受了19世纪以来以英语世界为基调的西方科学观念:第一,分科。二、首先是指自然科学。加上上上述夷长技,现代中国人的科学观念也可以加上第三条。它一定能转化为技术力量,首先提高军事力量。

这样的科学观念,不是本,而是西方历史悠久的科学传统的末,从这个末追溯到西方科学的本,需要很大的力量,本书剩下几章就要做这项工作。

科学:替代意识形态

前面提到,中国近代史是启蒙和救亡的双重变奏。在救亡运动中,科学被引进为夷之长技,受到尊重。在启蒙运动中,科学进一步提高了替代意识形态。

只有认识到意识形态的科学,才能理解我们在本章中最初提出的问题:为什么某人(科学家)从事的事业(科学)可以直接作为正面价值判断的术语。

现代西学东的渐进历史也是科学从技术变成道,从用变成体的历史。即使在急救时期,大规模引进科学这种夷长技术也需要适当的理由。科学本质上属于外来文化,UT女神直播AICEE与当地文化不符。中国传统文化尊重道路,鄙视技术,往往把新技术贬为奇技淫技术。

因此,洋务派提出了以初中为体,以西学为用的思想,认为大规模引进西方科学技术的理论基础。所谓初中为体,西学为用,就是维护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纲常名教、社会制度,同时引进西方科技发展经济、富国强兵,解决民生问题。

或精神文明取中国传统,物质文明取西方现代。或者,中学主内、西学主外的中学治身心,西学应世。

但在学习引进西方军事技术的过程中,人们认识到光学军事技术是不够的,学不好的,必须先学习西方科学理论,UT女神直播AICEE包括数学、天文、物理、化学等。要学习西方科学理论,必须掌握西方科学方法和思维方法,西方科学方法和思维方法必然挑战中国传统的思维方法和文化传统。

洋务运动近四十年来,上述逻辑充分发挥了作用。1895年甲午海战一败涂地,洋务运动宣布破产时,中国的落后不仅仅是技术不如人,还需要全面落后,政治制度、人民素质、思想传统等革命性的变化。

这一时期,对传统文化的痛恨成为有志之士的共识。文化虚无主义逐渐笼罩着中国的思想界。此时,西体西用的思想开始占优势,必须取代以前的中体西用。在这个西体西用中,科学始终处于核心位置。

这里的西用是指建立在现代科学上的西方技术,西体是指科学世界观和科学方法论。严厉复活以来的启蒙思想家们一方面谴责中国传统文化的缺点,另一方面开始以科学为基础构筑自己的救亡图强的理论体系。

从严复、康有为、梁启超到陈独秀、胡适,这些启蒙思想家都不是职业科学家,他们的目标是创造与中国传统不同的新人文和社会思想体系,但他们偏偏把不熟悉的科学作为他们的立论基础。为什么?

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全面破产后,留下巨大的价值真空,客观地要求新的价值体系替代。科学作为西学中国人最佩服、最容易接受的部分,从用变成体,从器变成道。

这里当然也有中国传统的致用思想发挥作用。与西学中的其他东西相比,科学似乎最能解决问题。胡适说:西方现代文明精神的第一特色是科学……我们可能不容易相信神的万能,但我们相信科学的方法是万能的。我们对西方现代文明的态度

科学脱离具体的研究事业,成为信仰,从那以后,作为影响20世纪中国社会进程的强烈意识形态的科学主义登上了历史舞台。

1923年,胡适在写《科学与人生观》的顺序中,这30年来,在国内几乎达到了尊严的地位的名词,不管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的人,不管是守旧还是维持新的人,都不能公然地轻视或侮辱他。那个名词就是“科学”。这样几乎全国一致的崇信,究竟有无价值,那是另一问题。

我们至少可以说,自从中国讲变法维新以来,没有一个自命为新人物的人敢公然毁谤“科学”的。《科学与人生观》是一本论文集,收集的是当年那场著名的科学与人生观大论战(历史上也称为“科玄论战”)中发表的文章。

这场论战以科学派大获全胜告终,也宣布了科学主义意识形态地位的牢固确立。事实上,科学主义的意识形态在五四期的新文化运动中非常鲜明和突出。

在新学与旧学、文化开明派与文化保守派、政治革命派与政治反动派之间,科学成为前者自然的旗帜。陈独秀在《新青年》的创刊号上这样热情地赞美科学,谴责中国传统文化:士不知道科学,袭击阴阳家符瑞五行……农不知道科学,UT女神直播AICEE所以没有选择去虫的技术。工不知科学,故货弃于地。战斗生活的必要性,一个一个地给予异国。

商不知科学,故惟识罔取近利……医不知科学,既不解人身之构造,复不事药性之分析。菌毒传染,更无闻焉……凡此无常识之思维,无理由之信仰,欲根治之,厥维科学。

新文化运动的另一思想领袖胡适,尽管与陈独秀政治观点大不相同,也高举科学之大旗:“我们观察我们这个时代要求,不能不承认人类今日的最大责任与最大需要是把科学方法应用到人生问题上去。”(《五十年来之世界哲学》)

1934年,蒋介石发起“新生活”运动,要求国民党党员们读中国古籍。他说:我也认为这本大学书不仅是中国的正统哲学,也是科学思想的先驱,开设中国科学的先驱把这所大学和中庸的合并成本,是哲学和科学的相互参考,是心与物并存的最完整的教书,所以我被称为科学的学庸。毛泽东在1940年的《新民主主义论》中说:这种新民主主义文化是科学的。它反对一切封建思想和迷信思想,坚持实事求是,坚持客观真理,坚持理论和实践一致。在这方面,中国无产阶级的科学思想可以与中国有进步的资产阶级的唯物论者和自然科学家建立反帝反封建反迷信的统一战线,但决不能与任何反动的唯心论建立统一战线……

无论政治立场如何,无论他们实际掌握了多少现代西方的科学知识,影响了中国20世纪历史进程的历史人物们都默认科学是好东西。这是现代汉语中科学一词第二用法的历史由来。

总结

今天国人熟悉的“科学”一词实际上来自日本学者对英语science的翻译。这个译名反映了现代西方学术和传统中国学术的重要区别,但是science的基本意义和代表的西方思想传统(进一步分析见下一章)。

按照中文望文生义的阅读习惯理解这个词,一定会偏离——也许过分强调分科的概念。今天中国人的科学概念有两个突出的特点。

首要特征是将科学作为任何领域(无论是政治领域还是日常生活领域)的正面价值评价标准,这是20世纪科学主义意识形态长期发挥作用的结果

第二个特征是从实用、应用的角度理解科学,将科学与科学混合,科学与科学本身缺乏理解,这与中国现代接受西方文化特定历史有关,与中国实用主义文化传统有关。

要真正理解科学,我们必须进入西方的境界。因为科学本来就来自西方,是西方人特有的东西。

《什么是科学》(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作者简介:吴国盛,男,湖北广济人。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理学士、哲学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博士。现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长聘任教授、科学史系主任。

文章来源:“什么是科学”

作者:吴国盛

现代中国人的“科学”概念及其原因(为这本书第一章的标题)

现代中国人的“科学”概念和原因

●三百年前的哲学家,如何拯救了女教授的中年危机?

●“社科热”的陷阱:年轻人热衷社科,是破圈的假象还是另类的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