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8日

UT网红脸骚气女神Aicee_“我和闺蜜比了一辈子,看到她老公戴口罩的照片,我彻底输了”

作者 adminer

文章。
|刘先生读了。
|维维

资料来源:写故事的刘小念(ID:xgsdlxn)

-01-

我和李小彤是小加同学,我们住在同一栋大楼里,从小学到高中,在同一班。

按理说,这是多少缘分?

表面上,我把小彤当作最好的好朋友,她也珍惜我们的友谊。

但在心底,她一直是我的假想敌人。

-02-

我有自己的苦衷,我们是同年同一层出生的孩子,但出生的家庭大不相同。

小童的父母是老师,在同一所学校教书。

他们家有两辆自行车,上班、下班、出去玩,小彤的父亲总是骑自行车载着母亲。

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永远笑春风温暖。

后来有小彤,小彤坐在车前座,妈妈坐在车后座。

自行车载着一家三口,轻快过街的样子,是邻居们眼中的风景。

-03-

但我的房子不一样。

我爸是工人,妈妈是家庭妇女。

我父亲最大的兴趣是工作结束后和工人们一起喝酒,打招呼,吵架。

最尴尬的是,喝醉了的他要么和我母亲吵架,要么跑到楼下,在大庭广众下喝酒疯了。

邻居平时看到小彤的父母,远处打招呼,尊重。

但是,看到我的父母,特别是我的父亲,人可以躲起来,否则就敷衍了事。

同样,我和小彤一起手拉手上学,邻居看见了,小彤的辫子梳得很好,裙子很漂亮。

而我,灰色的脸站在旁边,像衬托一样。

我多次请妈妈编发,买新衣服。

得到的是父母的讽刺:你的家人没有积分吗?好的不学习,也不照镜子,能和人小彤相比吗?

-04-

父母的话,不让我认命,反而激起了我强烈的胜利心。

既然不能和父亲战斗,就和自己战斗。

小童的学习有父母的双重指导,我没有,自己下功夫。

小彤叫我下楼去玩,我每次都很开心地答应,但是玩着,我就回家学习了。

小童的作文写得很好,秘诀是他们家的书很多,所以我很自尊,把她的家当作图书馆,有时去她家看书,有时回来。

因此,我们的成绩一直不相上下。

这给了我无比信心——只要肯努力,再加上那么一点点小心思,我完全可以跟李晓彤平分秋色。

-05-

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一,比第三名的晓彤多了18分!

为此,我兴冲冲地回家向父母邀赏。

我父亲总是喝醉,不看成绩单,粗心大意地说:考试有什么用?你憋着气跟人家晓彤比,有什么可比的?人比人,气死人,就是要饭,人家都比你要得多,要得好。”

还有什么比被亲生父亲贬低更扎心的伤害?

泪水在我眼睛里打转,ut极品女神佩琦道具大秀满腹的委屈、不甘全都转化为对晓彤的怨恨。

我对自己说:这一代必须比李小!

-06-

我们每天都是双重进出,她心里没有城府地和我分享了所有的学习资料。

而我呢,学习资料照单全收,但我让表姐买的题库,却自己悄悄的做。

终于,高考时,我完胜李晓彤。

当年,我比她高28分,进入上海985所大学,学习建筑设计。

小童去厦门大学,被调到冷门的社会学专家。

-07-

为此,我父亲请高中老师和家人和邻居们吃饭,当然包括小童一家。

醉汉的父亲拉着小彤的父亲的手,UT网红脸骚气女神Aicee兴奋的语言是无与伦比的。我以为一辈子都不能和你平坐。没想到祖坟冒烟,生了个女孩子,比你家的霸主考试还好……小彤的父母一点也不尴尬,用欣赏的眼睛看着我说:小娟聪明懂事,是我们小区的骄傲。

小彤给了我三本厚厚的书:《建筑空间组合论》、《建筑:形式、空间和秩序》、《世界建筑师名作图析》都是英语原着,是她委托美国叔叔买的。

这一家三口,言辞得体,祝福诚实,一点嫉妒也看不见,我赢了18年,UT网红脸骚气女神Aicee大幅度打折。大学毕业后,我和小彤都回到了成都。

我有很多年薪,和生意人结婚,住在豪宅里,儿子出生后,UT网红脸骚气女神Aicee丈夫又给父母买了位于中心市区的商品。

小童在非重点中学当政治老师,与外科医生结婚。

遗憾的是,UT网红脸骚气女神Aicee他们的脸在3岁时被诊断为自闭症。

到目前为止,无论是父母、家庭、事业还是人生,小彤都和我没有什么比较。

-09-

我父亲无论去哪里都喝醉了酒,现在还有吹牛的缺点。

我妈呢,最大的爱好除了占小便宜,就是跟我爸吵架。

丈夫不能期待带孩子去,想出钱冒烟的他们,到处玩。

只是向他们报告旅行团,必须一次交换——他们总是团中最讨厌的对象。

关于他们对我来说,以前是各种各样的贬低,现在是听从的喜好。

无论如何,他们都实现了理想,过着富裕的晚年生活。

倒是晓彤爸妈这对浪漫伉俪,晚景堪忧。

为了方便照顾外孙女,他们让晓彤夫妻搬回去同住,一家五口挤在那套老旧的房子里。

从前那么潇洒的一对夫妻,如今,所有的财力与精力都耗在孩子身上了。

-10-

最令人钦佩的是他们家庭对孩子的态度。

当时,小彤是怎样富裕起来的,现在的超越了。

每天,奶奶给她梳不同的辫子,穿着漂亮的裙子,给她听舒缓的音乐,为她做身体按摩。

只要天气允许,上午十点,两位老人准时带着脸去公园,带着动植物百科全书,带着她认识大千世界。

小童在朋友圈里都是她的脸:脸叫妈妈的脸听音乐时很安静的脸看世界冒险记时哭了……

-11-

甚至我们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小童也有脸。

她希望脸多接触人群,被更多的人接受。

关于小彤的丈夫出国参加学术会议,他也辛苦地把脸带到身边。

晓彤截图转发了她老公的朋友圈。

上面写道:女儿,无论爸爸去哪里,都要你作伴,被你眼睛看过的世界,才是爸爸眼里最美的风景。

就是这样,这颗星星的孩子,被家人的爱宠成了天使。

-12-

实际上,生活不顺利的小彤反而有接近她的愿望。

或者她的遭遇使我们的友谊更加纯洁。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当然,在我的关心中,有很多炫耀的成分。

我的宝马经常载着儿子,小时候的胡同里装着我给脸买的名牌衣服和玩具。

儿子第一次去还很讨厌,但很快就不想蜀了。

他特别喜欢听小彤的父亲在脸上讲图画书,每次听完都没有意义,和小彤的父亲商量。爷爷,你能把这个不同的卡梅拉借给我吗?

几次后,他开始积极邀请,给脸画书。

看了一遍后,脸用手指点书,儿子很快就会意识到,又读了一遍……

-13-

以前不喜欢读书的儿子,渐渐喜欢读书。

这个在家唯我独尊的小霸王,每次到晓彤家,秒变优雅少年,爱读书,说话细声细气,追着晓彤爸妈叫“姥爷”“姥姥”,比叫自己亲姥姥姥爷都甜。

外出时,他也积极地走在脸边,有人说:这是我的妹妹,她很棒,读千本书……

我带着儿子接触脸,希望他珍惜健康,希望他现在拥有的一切。

谁想,他很容易被编辑,成为了脸一家的粉丝。

他在日记中写道:像脸一样的祖母祖父,父母,慈爱,温柔。

年轻的我,曾经怎样羡慕小彤,现在的儿子样羡慕脸。

只是我的羡慕中混入了更高浓度的嫉妒,但没有儿子。2018年夏天,UT网红脸骚气女神Aicee小彤的父亲因胆囊手术住院。

她丈夫平时拿着手术刀的手,帮助床上的岳父打开塞露,接受粪便。

小顿的父亲很尴尬。

但她丈夫说:爸爸,你在家厕所里,想蹲多久?

这时,我和丈夫正好来见面,看到这个场面,感慨万千。

之后,我问丈夫:如果父母生病了,能像他一样做吗?

丈夫诚实地回答说:老实说,你的父母和小彤的父母比不上。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是输给起跑线。

因为原生家庭的原因,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巨大的空洞,这些年,我努力往里填,却怎么也填不满。

时至今日,我仍无比渴望来自外界的认可,并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幸福。

-15-

2020年春节,这场猝不及防的疫情,让整个中国都陷入隔离状态。

我很无聊,每天在同学群、朋友圈晒自己做的一天三餐,戴着各种奢侈品自拍,美其名为生活迫在眉睫,只好幽默。

有些赞美,有些赞美,有些公开表达仇恨。

我很高兴让自己成为焦点。

至于褒贬,都人到中年了,哪里还用在乎别人的眼光?

-16-

然而,我好不容易在群里闹出点热度,却再次被晓彤轻易抢镜了。

有个和晓彤关系要好的同学,丢出一张抗疫的新闻照片,@晓彤问:“前排右三那个人,是不是你老公?他也去了第一线吗?

我吓了一跳,马上放大照片仔细看,尽管他有口罩,那眉毛,我确认那是她丈夫!

啊,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在小组里说话。

小顿,赞扬你丈夫,加油!

大家纷纷@小彤,但她没有回复。

-17-

我给小通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只好给小通妈打电话。

阿姨说,李新(小彤丈夫)作为第一位援助武汉的医生,正月初出发,前几天,社区开始访问检查患者的嫌疑,人手不足,小彤成为志愿者。

我很着急,说:外面的情况那么危险,怎么能让她去呢?

到了33年,即使我一直嫉妒李小彤,关键时刻我发现她在我心里,占据了家人的位置。

-18-

阿姨说,小彤看到疫情越来越严重,在家坐不住了。

李新去了第一线,小彤在后面做了能做的事,心里安慰,我这个母亲没有阻止她的决定的权利,结果她做了正确的事听了阿姨说的话,终于忍不住流泪了。

这些事情,小彤从来没有发过朋友圈,她只是默默地……在

的电话里,阿姨反而安慰我,告诉我要注意安全,不要外出,照顾家人等。

放下电话,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千种味道,那种感觉,感动,这一代再也赶不上小彤的挫折。

-19-

小时候无论是父亲还是现在,我似乎都失败了。

小童的父母在这种情况下,关注他人的危险。

他们爱自己的孩子,但爱得那么宽敞自由。

而我的父母,隔离以来,一天给我打了十次电话,什么时候能出去,他们说想出去玩……

到今天为止,他们还没有三句话,就吵架,让他们评价……

我呢?

闲得慌张,喜欢炫耀财富。

有教养的。
心,在任何困境中都能发光。

而像我这样荒废的灵魂,再富裕的情况下,也容易暴露出自己的贫瘠。

-20-

我默默地清空了自己的朋友圈,欺骗自己删除了同学们的聊天记录。

我开始联络散落江湖的朋友,力所能及地寻找口罩、防护服等一线急需的医疗资源。

我希望小彤和她丈夫平安无事。

这不仅是我们的友谊,我还需要他们长期生活在我的生命中,注意我狭窄的自私,我也接近教养,心灵的结构更大。

是的,尽管我和小彤一直是塑料花姐妹,但我还是被这个时代的久远友谊,静水深流。

也许在晓彤看来,我和她的感情始于孩提时代。

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场友谊才刚刚真正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