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8日

手机在线 ut女神主播my_故事:长相丑的我嫁一帅气老公,婚后三年无孕,才知这婚姻有阴谋

作者 adminer

本故事由作者:挽生辞,允许每天读故事app独自发表,旗下的相关账户“谈话客人”获得合法转发许可,侵权必须被调查。

1

我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眼睁睁看着酒店的服务生按响了门铃。

“请问您需要打扫房间吗?“

好像受到了打扰,门上发出了无聊的声音“嘎嘎”,什么重物落在地上,但没有人回答。

“叮咚”服务生再一次按铃,“贵宾,请问需要我帮忙吗?”

“哎哎哎,小心我的头发,亲爱的!”一个贱兮兮的女声叫起来。

“不需要!不认字还是高度近视?门口不是挂了不打扰的牌吗?急躁的男人发出了声音。是林君,绝对是林君。

“我们不需要清理,谢谢。女人大声追加了一句话,然后小声说:不需要就好好说,骂谁?“

服务员应该很奇怪,只要把反过来的品牌翻过来就离开。但是,没有等到清洁车轰鸣的声音开始叫,女性已经开始叫了。好吧,你没错。服务员错了。“

听不见了!什么?

站在隔壁的消防通道上,两个人说的话,真是万箭穿透了我的心。剧烈的疼痛蔓延到全身。

我下意识地用手在包里摸了摸:口红,错了……木梳,错了……粉饼,还是错了。

万分之一秒后,我触摸了水果刀。

这把刀是我去年双十一点买的。六寸,不能折叠,从刀尖到刀柄尾部长二十七点五厘米,刀柄浅紫色-我最喜欢的颜色。

当天订购,暂时用手把原来的不锈钢材质点成陶瓷,林君给了我好几次。说什么,陶瓷也是刀吗?

但这把陶瓷刀还很有魅力,林君削苹果,第一把刀给他半厘米深,宽三厘米的大洞。我当时要不是看他捂着哗哗淌血的左手哀嚎,真想问一句:“陶瓷的不算刀?”

算不算刀,今天我都把它带出来了。特地背了个大包,好让这二十七点五厘米淹没在口红、护手霜、面巾纸、耳机……一系列杂物当中。

为了顺利抵达目的地,我还避开便捷的地铁,选择了打车。

更安全的话,应该在酒店对面的便利店买,但是我没有。第一,小时候踩的时候,因为没有人买,所以很久没有进入刀具了。其次,我不可思议地认为包里的紫色可爱,喜欢和林君亲密接触。

现在,汗流浃背的我握着把手,非常紧。头脑开始恢复自己进入酒店后的所有行动轨迹。

我先坐在门口的大沙发上一会儿。

隆冬时节,这家主打温泉旅游的酒店前台熙熙攘攘都是退房或入住的游客,整个厅堂里的氛围热闹而紧张。设计师将整个东南亚风情搬进了室内。棕榈树,鸡蛋花,潺潺流水,香蕉影子八卦。

最好的是五颜六色的金刚鹦鹉在架子上说“恭喜你发财”——所有人工景观中唯一的活物。除了被链子绑起来,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然后,我模仿服务员问厕所的位置。果然,他给我指正好在消防楼梯旁边的房间。我微笑道谢,用右手抓紧大包,尽量优雅地走过去。

在门口假装辨认男女标识时,用余光瞄了那个服务员跟四周,没有人注意到我。然后,轻轻一按,消防铁门就打开了。

上升到4楼时,开始呼吸。长时间没有运动的我的心脏跳得很快,完全是缺氧的表现。

早上起床后隐隐作痛的小腹越来越多,月事临近,要注意身体。但是,这个时候,怎么下功夫……算了,五楼到了,结束了。

要、到、头、头。

我从闪回中醒来,再次握紧那把刀。此时,薄薄墙壁另一侧传出的、由强转弱的折腾声,正暗示我右手的大拇指去顶推质地粗粝的塑料刀鞘。

初芽,不要手软!不要!

不是都计划好了吗?如果运气真不好,碰上清洁工刚去过,进不了屋,见不得人,就等完事出门,趁他俩没有防备的时候冲过去。你也告诉过自己,两个人都要多给几次,叫做快乐!

但是这条走廊的灯怎么突然变暗了呢?我……为什么腿软?疼痛-为什么肚子疼?你真的来例假了吗?不巧这个时候!至于疼痛和出汗?眼睛都看不清了,知不知道?!

初芽,为什么这么废弃?真是个废物!

我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和胳膊,用拳头打了自己的头。

无、经济、于、事。一百三十五斤的初芽瘫痪,这个隐蔽的角落藏不住我。

“叮”电梯到了。

我在眼睛变黑之前,看到了好朋友白萍焦急的脸。

2

“初芽,你醒醒!你醒醒呀!”这是白萍萍的声音。

“患者家属,你稍微控制一下情绪。我在这里得到了急救。这应该是医生的声音。

“初芽!初芽!换成白萍萍的声音。

“初芽初芽丑小鸭,父亲不疼,母亲不夸耀。考了第一也没用,又肥又胖没婆家!哈哈哈!这是我村讨厌的孩子们唱的。

我做梦了吗?

“妈妈,他们骂我很丑!我对着妈妈哭了。

我妈妈捂着嘴笑着说:“别说,张家三子这里的歌还很有趣。“

“妈妈,他们说我很胖!我拉着妈妈的领子继续哭。

我妈嫌弃地推开我的手,不耐烦地回复:“人家也没说错啊,你的确又丑又肥。我还能因为这个跟小孩儿吵架去。得到,不要哭。下次不考第一就行了。人很丑,喜欢出风头。夹尾了,谁给编儿歌?“

听了这句话,我想大声喊叫。父亲在房间里说:我家的老板很丑,但你也不能这么说。你很漂亮!你的美丽有什么用?遗传给次子秃子的孩子。一个小子,长得眉清目秀的有什么好?”

我妈一听这话,举起手里五个月大的弟弟,往我爸眼前送。

“哎——我就是偏心,怎么着吧?”她笑,笑得无比自豪,“你敢说你不稀罕老二这小模样?”

“稀罕!放谁,谁不稀奇?我的长子啊!爸爸突然忘了为我撑腰,迎接那个粉团,和妈妈笑了。

我想去抢弟弟,想让父母也看看我,但……他们一直在笑,一直在笑。我只能一直哭着哭。

终于哭醒了。

“初芽,醒来。”白萍萍这话说的悲悲切切,颤颤巍巍。不像抢劫后的馀生,我应该一直这样睡觉。

“我……怎么了?我问。

“张勇,请给我买水。白萍转身对她在真人秀上当副导演的丈夫说。那个男人听话出去了。

“我……怎么了?我重复以前的问题,努力半坐。

白萍萍在后腰垫枕头,但没有回答,伸手拿着我的包往里挖。

“不要…不要。我很虚弱,很着急。

白萍停止动作,说:“我帮你找出真相,是为了让你做这个吗?初芽,你是傻瓜吗?你是傻瓜吗?“

我无言以对,我只能看着她。不过刹那,被子被眼泪浸湿了好大一片。

“家人控制患者的感情,这个流产伤害了身体,不能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护士进来换药了。

“流产?我的心突然刺痛了。

“是流产。白萍萍说:这孩子用那条生命把你拉回来了。“

“那……林君他……”我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

“我和张勇带你去电梯的时候,那个渣男还和狐狸在房间里。我到现在也没通知他,你流产了。”白萍萍发狠地说,“我觉得他不配!”

我突然就累了,从三天前做好计划时,提起的那口阳气瞬间消散在这带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而我顿时成了个千疮百孔的洋娃娃,任什么材料,如何的手工都补不好了。

头挨着枕头时,抬手抚了抚自己扁平无比的肚子。我在心里说:对,不,起。

3

“你这半个月在哪里出差?林君嘴里嚼着芹菜炒肉问我。

“哦,北京,上海两头跑,有展览,我帮过去的展览。我咬馒头,就像咬蜡一样。

“很累吗?你怎么看脸色不好?“

“嗯,这个月也不知道怎么了,来了两次生理。“

“失血太多了。”男人轻笑,夹了块猪肝给我。

我没有接电话,把猪肝留在碗底,倒杯温水喝。

“让林翠给你号码。开方子烹饪烹饪。林君说,拿起手机给自己的龙凤胎妹妹打了电话。

我赶紧按住他的手,说:“别的,林翠新交的男朋友,像油漆一样。大周末,你在做什么?”

“什么男朋友能比我们老林家的香火重要?咱俩结婚三年没孩子。我们不急,我爸他七十多岁的老头急呀。”他说什么都句句在理。

“停止吧。现在打,林翠也接不上。我悄悄地说。

“她敢吗?我是她的哥哥!怎么了,男人突然生气了。离婚的时候,知道和我哭了,让她撑腰。现在有了新的男人,这么小的事不来吗?

“来,必须来。我不会停下来的。你打了你。我说我会把手机怼到他的脸上。

林君拿起来拨号,真的打了脸,听筒里传来了“你叫的电话断了”的声音。

我刚想笑。只见林晓君按下语音键,就嚷嚷:“林翠,你干什么去了,电话关机?!你嫂子的生理不允许,不能生孩子!你在袖手旁观吗?

大学毕了业不工作,受你前夫蛊惑非去学什么中医,要到国外开诊所。我和父亲当初是因为你胡闹,今后只是想给自己的家人健康保障。现在很好。我们老林家继续香火,你不想管吗?“

他说完了,抬起眼睛看着我,我也没有声音看着他。

刮风,阳台的小门关不上,吱吱地响了两声,砰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林君突然意识到他刚说的话太多,想开口补充。我的脸上早已冰冻三尺,冷冷地说:“谁说生不出孩子,就是因为我例假不准?万一是因为……你有病呢?“

“啪”,林君手里的碗掉到厨房干净的地板砖上,碎成了三块。

他很生气,朝我的方向走了一步,好像要吃人。

我不由得笑了笑,嘴里说:“上个月特意去省妇幼的孕前生育检查,没有什么问题。大夫当时就建议,让你去查查,说我俩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男方的问题。”

长相丑的我嫁一帅气老公,婚后三年无孕,才知这婚姻有阴谋

我话音刚落,林君如遭雷击,傻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

“啊,丈夫,不要这样做。我们去调查,调查就知道了。我走过去,拉起林君的右手,如果你真的有问题,我们就治病。治不好我也不离婚,放心。”

林君顺从地坐在了沙发上,我轻轻把他整个人揽在了怀中。

起风了,白纱轻飘,漫不经心地刮掉了窗台上新插好的紫罗兰。水从破瓶子里流出来,细长的一线。花也碎了,碎了。手机在线 ut女神主播my

4

“我哥哥和他公司的女上司暧昧吗?林翠睁得像铜铃。

“有一段时间了。你看这是他们公司团建的照片。”我说着,递过手机给林翠。

“这也没什么啊。”

“这还叫没什么?两个人脸都贴上了。“

“拍摄角度是原因吗?芽,结婚的基础是信赖,不要怀疑鬼。我相信我哥哥一定不会在这方面出问题。”林翠下意识地拍自己胸脯。

“可是……林君从来没让我去过他这个新公司。我很懊悔,眼里流着眼泪。正月节带着家人的派对,我也没有参加过。“

“这……”林翠面有难色,想说话。

“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方便跟女老板搞暧昧!”

“怎……怎么可能呢?那女的身材容貌还都不如你呢。而且,哥哥8岁,离婚,拿着油瓶……不可能,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请听我说!“

我的手机被调到最大的音量,林君夹着声音,发出温柔的声音。“姐姐,今天喝太多酒,回家早点睡吧。明天正式签约的文件都准备好了。“

女上司说:“好,小君君。有你,我很放心。“

声音停止,林翠的正义感终于爆发了。爸年纪大了,也不好惊动,就我这个当妹妹的来管吧。

我的梨花下雨,说:“他们俩是否有实质性的事情,我还没有收集证据,也不知道怎么样。但是我……但是我不想离婚。我有多爱林君,你最知道。我不能没有他,不能没有这个家。“

“嫂子。林翠有力地说出了这个神圣的称呼。没有家,没有丈夫。手机在线 ut女神主播my我来处理。“

“翠-”我走过去抱着林翠,伏在她的胸前哭着说:“当初是你追我的。这次……这次你也要帮我啊。“

“没问题,芽。我帮助你,一定能做到,一定能做到。林翠抱着我,就像当时一样。

我在林翠与第一任丈夫的婚礼上再次遇到林君——我大学室友的龙凤胎哥哥,我们那一届的风云人物,我暗恋了整整八年,并打算永远藏在心底的那个人。

白萍萍曾经问我,你喜欢林君吗?我给出了最肤浅的答案。很漂亮。

她伸出手拍我的头,笑着说:“我不想告诉你。“

我听了这个话,很着急。“我不想告诉你,我觉得他很好,让他做什么,我很高兴。“

“不是因为那次吃饭,他说你是单纯可爱的妹妹吗?”白萍萍笑得前仰后合,“人家是暗示你傻呢?芽芽妹妹。“

“他玩游戏时为我完成任务吗?如果冷气太多,请穿衣服。他还答应给我找四六级的复习资料,说有什么难处可以跟他说,他会帮我的。“

“为你完成任务是因为他和你分成一组,你输了,他也受到惩罚,借了资料,那是借给我们整个女人睡觉,人的妹妹在我们这里吗?人自己做什么,披着衣服,那叫绅士风度,给桌子上的每个人看,说找他有困难,是林君的口头禅,客气,你真的找他吗?

“不听,”我捂住耳朵叫:”我认为林君是最好的人!“

“行走,林君是最好的人。追他的人能从我们寝门口排到学校大门口去,你可得加把劲儿了。“

如果是白萍萍,让我低下头,UT可爱女神蓉公主7月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我知道,不想打扰过去,远远看着他就好了。“

林翠婚礼日,我也远远地看着林君。

毕业4年,但每个人的境遇大不相同。

因为业务很好,运气很好,所以晋升为小主管。我用自己上大学期间打工的积蓄和某项业务的奖金,收集了郊外房间的首付。在酒桌上喊叫,下一步自主创业的林君应该刚失业。

当天,他喝多了,吐了之后,坐在宴会厅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休息。丑小鸭的初芽当然不能过去我从哪里来的资格?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在和新娘分手的时候,悄悄地提示林翠,他哥哥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突然,林翠拉着想转身退出的丑小鸭,在我耳边说:“芽,不是一直喜欢哥哥吗?我帮你,好不好?“

就像被抓到现在的小偷一样,我防御后退。但是林翠不允许,紧紧抱住我,暗地里说:没关系,芽芽。我帮助你,一定能做到,一定能做到。“

我记得那的瞬间,自己不可思议地哭了,哭了。竟然跟今天的此刻一模一样。

5

三天后,我第一次参加了林君公司组织的带家属聚餐。

12月31日,今年的最后一天,过了午夜12点,一切都不一样。

酒店最大的包间,整张三张桌子,大部分公司的重要人员都参加了。

我坐在主桌上,林君的女老板穿着正宫红旗袍,妆容精致。她让初中毕业的儿子叫阿姨。还说什么,一直以林君为家人,这个阿姨,我能做到。

我笑着和徐娘半老的“正宫红”亲切地对话,优雅地应对桌子上的重要交往。

突然,桌子上最老的副社长站起来向我们敬酒,他说:“今天终于看到了林总夫人的风貌,我们林总-这个贤内助要好好结婚。林总虽然年轻,但比现在只重视外在花架的青年强得多。来吧,为我们林总的务实做一杯!“

我看着林君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变成了铁青色。突然想起这种敬酒的人应该是林君的死对头,瞄准整张桌子坐在男人身边的女人们年轻美丽。很快就明白了林君总是拒绝带我去的理由。

“哥哥,果然是你啊。我以为自己错了。”随着林翠这脆生生的一句开场,好戏开演了。

“林翠?你怎么在这里?林君完全没有准备这次突然袭击。

“小林的妹妹也是家人,留下来热闹吧。”正宫红开口,语气是冷冰冰的客气。

“不行,最近很忙,半个月没见哥哥和嫂子了,说话就走了。我打扰你们正事就行。偶然,林翠今天也穿着红衣服,她的嘴唇红得像血一样,很妖艳。

不知道翠搬椅子坐在我身边,服务员很快就把餐具摆好了。整个宴会也到了最刺激的抽奖环节。

出乎意料的是,正宫红自己获得了丰富的二等奖。

她似乎早就准备好了,笑着对所有人说:“今年我们公司的利润翻了一番,小林最辛苦,出力最大。我把这个交给了他。明年谁为公司出了同样的力量,我今天这个数字也送给谁!“

女性顺便把奖券交给了林君。也许眼花缭乱,我看到她交了奖券后,就在丈夫的后腰摸了摸。林君也不躲,嘻哈过去。

这个时候,林翠在桌子底下抓住了我的右手,抓得那么紧,让我心疼。

可能可能来了,当天的特等奖花落在我手上。红湛的奖券上写着拾荒两个黑字。林翠说:哥哥,你见过吗?嫂子才是你的福星啊。“

林君窥视正宫红,笑着回答说:“啊,是的。我媳妇儿今天手气是挺好的。就是太好了,我都有点儿觉得对不起大家了。”

全场一阵哄笑。

“元旦后开始午饭,请吃炸鸡!“

“行!太好了。太好了。还是吃人的嘴短。

“啊,你不知道吗?嫂子在哥哥最低的时候选择了和他在一起。林翠。
眉飞色舞地对全桌人说,“还没结婚登记呢,就把她多年积攒下来的房子首付钱都给了我哥创业。”

“是吗?真的?”众人还都捧场。

“那次创业失败了。嫂子不仅没有离开哥哥,还向他求婚。我记得到现在为止,那天哥哥哭着答应嫂子,今后一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

“感动!”又有人附和。

“感人吧?我在那一刻又相信爱情了。他们俩一定能白头偕老!因为像我哥哥和嫂子这样坚实的婚姻基础谁也不想破坏,谁也不能破坏!说完之后,林翠特意看了正宫红一眼。

说实话,看到正宫的红脸变红了,我的心还很开心。

6

元旦,一年初,万象更新。这一天也是林家主母——林君母亲的忌日。

我从没见过自己的这位婆婆,她是林氏兄妹初二那年因肝癌去世的。我公公经常说,如果不是失去母亲这么大的打击,林氏兄妹应该会进入更好的高中,进入更好的大学。这是事实,我很少听到他们兄妹俩提到自己的母亲,难道不是悲伤吗?

结婚3年,每年的开头在墓地祭祀,我也适应了。而且林家还有位终身未婚未育的姑姑也葬在此处,我们通常会一式一样地过去给祭扫。

“放假了还能有什么工作?林翠,你马上来拜拜兰姨妈。林家爷爷命令打电话的女儿。

“真的是工作啊。林翠不情愿地放下电话,小声地说:没见过面,拜了二十多年。“

“你的孩子怎么说?在林爷爷眼里,规则比天大,你不知道吗?人都说家女像姑,你长得就跟兰姑姑一个模样。“

“好,家里的女人拜托阿姨。兰姑姑你保佑我跟男朋友修成正果,嫁入豪门吧。说完之后,林翠向墓碑鞠躬了三个九十度。

“这才对嘛。林爷爷笑着说:“小时候……”

林翠夺走了自己的父亲:“小时候最喜欢的领子夹克是她给我做的。记住,永远记住。“

“那个夹克,上次和初芽搬家的时候也看到了。林君也和平了。

“我收到了,请放心。我热闹地说,拍了林翠的肩膀。

回去的路上,林翠抱怨自己的父亲不仅有钱,什么都不好。爷爷完全遵循林翠的意思,没有原则地保护女儿。

我知道林家总是重女轻男,宠爱林翠,什么也说不出来。但是,之后林君真的看不见了,说:爸爸,你也的话了。“

“我女儿的话一定没有虚假的一半。我相信她。爷爷振作起来说话。

“翠翠做的也不是对的。昨天她来我们公司年底的尾牙胡闹。林君是为了告诉这个状况。

“哼。林翠此时不分辩论,只是冷淡地哼了一声。

“她不是胡说八道。”林老爷子突然就严肃了起来,“昨天的事儿你妹妹跟我说了。你那个女老板属实不太地道。”

“林翠,你都跟爸瞎说什么了?”林君急了。

爷爷脸色沉沉:“林君,为了养家糊口,对上司很勤奋也没错。但是,请经常记住。自己结婚了,是有妇女的丈夫!“

“爸爸,我没做过合格的事!林君发誓旦旦。

“苍蝇不咬无缝的鸡蛋!林翠呼吁道:我亲眼看到她对你动手,你默许,甚至有点满意。“

“林、翠!”林君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手机在线 ut女神主播my

“那个老女人对你没有注意到吗?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林翠不怕自己的哥哥。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飘雪,密密麻麻地落在轿车的引擎盖上。驾驶的林君下意识地扭转雨刷器,刷刷子-刷子-刷子,小雪珠被驱赶到挡风玻璃的一侧,瞬间变成了黑色的污水,以前那么明亮,很难想象那么白。

在他们一家三口打架的背景声中,我想起了个人-陈森,刚上班的第一年,同为新人的他和我一起在公司被老员工叫去喝酒。陈森黑了,个子也不高,只有一只眼睛雪亮。

我们经常在办公楼的消防楼梯上吐槽公司的其他人。他给我买了一杯非常好吃的,加了红豆热奶茶。有一场天下大雪,没有公共汽车,没有车,他送我回家。

后来呢?后来……我对这人的印象怎么就模糊起来了呢?他大概是辞职了吧。而且从哪儿之后,我再也没喝过那么好喝的奶茶。

“芽芽!”林翠叫我,带着娇嗔叫我,“嫂子——你不能太纵着我哥了!昨天的事也看到了,你倒不如说一句话。“

“不要为初芽感到困难。她比你更懂事。林君转过身来看我,眼睛里有警告的意思。我的媳妇知道大局很重,知道男人在外面玩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林翠突然尖声说:“林君!你,你,你欺负人!“

“林翠你的狗有老鼠啊欺负也是欺负我媳妇,干扰你什么?“

“停车!我不会和你这样的渣男坐车!林你赶紧给我停车!”林翠闹起来,“不然我跳车了!“

“太好了。请停下来新年的第一天开始工作,注意一年的运气!吵得我高血压都涨了!林爷爷讨厌地说。

他的声音一落,轿车就干净了。

这种清洁一直持续到元旦家庭宴会结束。从酒店出来,林翠生气地说她有别的派对,先不回家,自己开出租车去了。我们把林爷爷送回了和林翠一起住的新房子。

下车时,利用林君去行李箱拿行李的空档,林爷爷的语言重心对我说:“尽快生孩子吧,初芽……只有你自己,不能牵着小君的心。“

我抬头看这位老人,脸上的轮廓很薄,在旧相册里,和我的婆婆和兰姨妈一起拍照,那个帅哥的影子。

他应该什么都知道,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7

接到白萍萍电话时,我正在给林君做晚饭。

红烧排骨,可乐鸡,酸菜鱼,还有他吃过一次,就一直点名跟我要的芝士玉米粒。我特意买了梅子酒。元旦假期的第二天,虽然他去单位值一天的班,晚上才会回来,我也希望有点儿过节庆祝的气氛。

“拍到了。白萍萍的语气平淡。

“好。我冷静地回答。然后把厨房厨房台面收拾干净,放上那个紫色的小可爱。

擦手,一步一步地走到餐桌旁,慢慢地坐着。

我给自己一杯梅酒——苦,苦!又过了大概三十秒,我发现自己还是不争气地哭了。

“林君先生,想和眼前美丽的初芽先生结婚吗?爱她,忠于她,无论她贫穷、生病还是残疾,直到死?“

“我很高兴。“

他说想要!他说他想要的!

今天,林君半夜回家。

我一直给他打电话,开始没人接。之后,关机了。

听到他进门的动作,我跑出去,说:“为什么这么晚?打电话还没接,我突然死了。“

他不看我,冲进主卧室,立刻发出叮叮的声音。

“晚餐了吗?我会给你热菜吗?喂!喂!喂!喂!你倒不如说一句话!到底怎么了?我打了那么多电话,你一个都没看到吗?我跟着进了卧室。

“看到了!什么?”把手机插好充电器的林君突然大叫,“你TM把我手机都打没电了,能没看见吗?耽误了我多少事!“

我僵硬了,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话。一直以来,我丈夫是谦虚的君子,没有批判。

“直接看我在做什么?你在等我的解释吗?老子今天没心情跟你解释!TM不要碰我发霉的头啊滚!看着你丑陋的脸很烦躁!林君肆无忌惮地发泄情绪,看起来像恶魔。

我退出主卧,走进隔壁的次卧,轻关了灯,合衣倒下。

“咚”白萍萍的微信过来了:想好了吗?

我肢体僵直地仰卧。

从旁边传来林君手机接通电源的声音,每隔一秒钟就没有接通电话。

“不要哭,好吗?我理解了人,放心了,这个纪录节目没有得到拍摄对象的同意就不能播出。林君安慰电话对面的人说:真的。我被骗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咚”白萍的微信又来了。想一想,请回复。

林君的声音变小,细碎,隐约可见,他说:“不要哭……不要哭。我这是不是委托人把我们都弄出来了?不用担心……有我……有我啊。“

在黑暗中,我想起去年秋天这个城市发生了黑暗的阴天。

当时我正在装修林君的新房子,两个人住在公公家里。难得一家人整整齐齐,连林翠上班都是他哥亲自送去。我的工作单位离公公家只有两个车站,不适合他们兄妹俩的路,所以选择坐公共汽车上班。

阴天早上,手机在线 ut女神主播my我先下楼。发现雾弥漫,寸步难行,立刻请林君也送我。林君无话可说,只是副驾驶席的位置被林翠占领,我坐在后排。

当天的雾真的很大啊。一眼就看见,一切都是白色的。前后左右有没有人,有没有车,谁也看不清楚。林君小心翼翼地开了十几分钟,从小区出来走上了大街。

林君停下车,说:“初芽,下车吧。“

啊!什么?我好像听不懂。

“你向前走的是公共汽车网站,我开得这么慢,一定迟到了。他说明了。

“可……但这周围是雾,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没几步路了。”林君轻笑,“这种恶劣天气,公交车反而一定会出车的。“

“我害怕……什么都看不见,我还是一个人。如果有坏事……”

“说什么都看不见,坏人也看不见,没关系。不要着急,错过公共汽车,你真的迟到了。林君按下按钮,门锁打开了。

当天,公共汽车晚了一个半小时,我在雾中等了一个半小时。之后,看了林翠发送录像的朋友圈,有雾,有驾驶的林君侧影,配文是雾迷城,有哥哥很好。

我把手机拿出来,一笔一笔地编写信息,手机在线 ut女神主播my点击发送。然后,手机屏幕关闭了。一切,又沉入黑暗。

8

元旦假期结束的第二天,“某警务观察类真人秀节目的拍摄素材丢失后,迅速扩散”的新闻进入了热门搜索的第一位。与此相伴,没有当事人的同意,没有任何处理的视频短片成为大家茶饭后的谈话资金。

三部短片的前两部内容已经很受欢迎。一是兄弟反目争祖产。一是保姆虐待老人被捕。可这第三则简直已经不能用劲爆来形容了。

短视频开始是派出所的警察接到匿名电话,某宾馆的8508房间有个人进行不正当交易。

警察立刻打电话给酒店,发现8508房间的居民确实是女性。详细调查入住身份证和入住时的监视录像,发现两人的容貌不一致!

此时,匿名电话又进来了,这次通报升级,直接指出女性有同时销售商品的嫌疑。

,警察出动了。因为以身份为先,警察打开门的手段不客气。进入房间的刹车。

“你们要干什么!要干什么!男人说:我们是情侣!你们被称为侵犯人权!“

“是的,你们俩都拿出身份证!事实上,警察当然不能说弱点。别的,男同志先说说你恋人的名字吧?”

“林翠!她叫林翠!男人正直地喊着。

“林翠?刑警说:入住身份信息为什么是张秋萍?你们说说这屋子里哪有张秋萍这个人?“

“身份证……我在酒吧……捡起来,真的捡起来了。这时,穿着衣服的林翠怯生生地说。

“捡到了吗?捡到的东西拿来做这样的事吗?你用别人的身份,不知道吗?“

“那么,你们也不能这样闯入吗?男人还很傲慢。

“你静下心来吧!你以为不是做的工作,你没事吧?警察一边拿着警务机,一边说:你们俩叫外遇,有外遇!刚查到你的信息,林君!你已婚,妻子可不是这位林翠!”

“那……”林君还想说些什么,可突然就停下来了。

民警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按了几下手中的机器,一脸吃惊地说:“林君……林翠……户籍显示你俩的父亲都是林国胜,母亲都是王海琼?你们俩……”

短片突然停在这里。我看到的时候,林君他们公司的全体员工和林翠的富二代男朋友都看到了吧。

9

这件事最吵的时候,林翠在自己的推特上写了近千字的作文。粗心大意是:

他们俩14岁时母亲去世了。兄妹二人听到来吊丧的亲戚闲聊。第一次得知妹妹不是母亲出生的,是同乡的同姓,但是和林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兰姨妈的私生子。

当年兰姑因难产而去世,林翠又因与林君同日出生,被林国胜夫妇收养,并声称是龙凤胎。

从小一起长大,青春期的男孩和女孩听到这个惊人的秘密,立刻心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同时通过他们俩的生物学知识,可以推测女孩子的血型不是林氏夫妇的孩子,而是催化了说不清楚的爱情。

上大学的第一年,成年了的两人心照不宣地去做了DNA鉴定,结果真的不是兄妹。拿到鉴定报告书的那天,两人势不可挡地相互露出心迹,相互认定。

这么复杂的家庭关系,两人不能公开。之后四年,他们俩心情憔悴。

一瞬间毕业,认为没有光明正大的希望,女孩先结婚了,但心里还是最喜欢的是哥哥,只好离婚。男孩儿则因为女孩儿的婚姻着实消沉了一阵子,也随便找人组建了家庭。

他们努力克制彼此的感情多年,但最终恋爱选择了他们,他们没有选择。最后,流泪向网民请求原谅,原谅恋爱的男女。

不得不承认林翠的文章很好。这样的故事也写得清新脱俗,恋爱满分。随着作文提交的DNA鉴定报告几乎逆转了风向。

遗憾的是,推特的下一个赞词和回答最多的评论,又使这件事180度逆转了。

那是林翠前夫发的十几张照片,张是当初林翠手写的情书。字里行间的浓情真的比她对林君的爱少一半吗?

这位前夫的哥哥还留着九个大字,标点画龙点眼:拜金女为什么谈恋爱?到目前为止,闹剧终于定性了。

10

一个月后,林君约我去林家谈财产分割。

我进门,他拿拖鞋,摆椅子,切水果,剥糖纸,万分殷勤,却绝口不提离婚的事儿。

“我找律师谈过了,按你这种情况,本应该是净身出户。”他不说,我就先开口,“但老话说的好,‘此时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还是给你留点存款,放心。“

“芽,我现在没有名声、工作、未来,真的需要钱。他停下来,深情地看着我。我需要钱创业。我必须生存。“

“啊,你又要创业了吗?我冷笑着撇嘴。

林君还有点礼貌廉耻,低下头,满脸通红。

“那..你想要多少?我语气轻浮地问。

他听了戏,立刻抬起头来,说:“家……能给我家吗?我卖了,正好够做公司前期资金。”

“……”我沉默,并没有立时回答他。一双眼望向男人,我都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情绪。

“其实……其实……我们也可以……不离婚的。”林君结结巴巴地说,“翠翠她要走了……去国外。我和你结果做了这么长时间……夫妻。果然……有感情。“

“你和无精症患者继续吗?”我轻飘飘地问。

“你说你会带我去治……你说治不好,也不会跟我离婚的。芽芽,你一向最守承诺,最爱我了。我还要创业,将来给你最好的生活。你帮我,我就能活;你不要我,我只能去死了。“

“啪!我吸了林君的大嘴。那你死了!“

“啪!啪嗒啪嗒!我又吸了林君的两张嘴。你应该早点死!“

林君没想到。我会变成这样,被打的人变傻了。过了很长时间,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笑着说:“嗯,怎么样?你疼吗?“

“芽,你生气,我能理解。但是,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翠翠结婚后,我真的和她断绝了,想和你好好生活。我对你有感情。他开口,深情的钱,连他自己都要相信。

“嗯,有感情。你是不是在众多暗恋你的女生中选择了我?点头说:不用想原因也知道。我很傻啊“

“不,芽,因为你最善良,最喜欢我。林君发誓要为那所房子做最后的打击。

“别演了,林君,差不多了!我开玩笑说:我以前认识你八年了,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表现过自己的心迹!

我知道自己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从没奢望过跟你林君能在一起!我想,能远远地、远远地看着你就够了!够了!

是你们兄妹俩招惹的我!当时的工作失意了,恋人又爬上了高枝的你,勉强把我拉进了你们兄妹俩肮脏的生活!”

“芽芽——”林君明明唤的是我的名字,我却听到了两个字——笑话。

“除了喜欢你,我做错了什么?我的孩子又做了什么?你在说什么呢?你说什么!我哭着喊着,打林君——现在法律上的丈夫。

“孩子?林君惊讶于异地重复,脸色突然一样。

“几年前出差了。当时我刚知道你和林翠,就拿着刀刺伤你们俩,自杀了。但是我的孩子用它的生命把我拉回来了。哈哈哈……拉回来了。”

“原来我们是有过孩子的。我以为是你……”林君也开始笑,“哈哈哈,可后来……翠翠她……一切都失控了……哈哈哈……失控了。”

起风了,白花花的雪层层叠叠地扑向阳台上巨大的窗子,一点儿余地也不留给自己。但是,他们不能进入房间,只能和玻璃到骨头。

“林翠明日飞机票,早上8点起飞。林君喃喃自语说:我和她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关系了。芽,我们能不能……”

“啪啦啪啦!我抽了林君最后一张大嘴,阻止他说下面的话。

“我可不想给你们老林家续香火了。我冷淡地说:而且……你好像没有资格继续在老林家的香火。“

笑容,我轻轻地拿出一个小塑料密封袋,从里面抽出两张折成四方、黄色的纸。

结婚多年没能怀孕,黄色的检查单让我意识到这个婚姻有阴谋。

“看看吧,这是两天前,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在那件对襟小袄的夹层里摸到的——兰姑姑的遗书。她是个大夫,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了解。”

林君缓缓拿起那两张脆弱的,可怕的纸,仔细端详起来。不到三分钟,我就在他催肝裂胆的啊-中起身离开了。

不必回头,也不会回头。因为我看过很多次,所以写在纸上的内容,我甚至可以背对背。

省去了女性对自己一生的抒情和感慨,她写了秘密。

一个连当事人都从未知晓的秘密——比遗书更单薄泛黄的另一张纸,是某位男性不育症患者的确诊单。

这个人的名字林君应该很熟悉,他叫林、国、胜!(原标题:《摧婚》)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