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9日

ut 视讯 女神 在线_姜文:爱兄弟,胜过爱老婆

作者 adminer

姜文不文,姜武不武,一个是长天大云,一个是高楼自由睡眠,一个是天地,一个是落地,最终求仁。

1991年6月15日,姜文一夜睡不着。

当天是《收获》杂志的出版日,王朔在上面发表了小说《动物凶猛》,讲述了北京部队大院的少年们,他们吸烟、弹吉他、唱苏联歌曲

白天,王朔到姜文家串门,顺手把杂志扔给了他。夜里,姜文潜心夜读,不觉至曙。

“这部小说就像针管插入我的皮肤一样,血液“滋养”出生了。姜文说。

小说中,小巷干净,40米以上的烟囱上挂着新的五星红旗,少年们穿着海魂衬衫,绿军服,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姜文年轻的日子。

青年姜文

所有的心,姜文一口气把6万字的小说改成了9万字的剧本。主人公“马小军”一角分了童年、少年、青年三个阶段,青年马小军一早就确定由28岁的姜文本色出演,因而另外两个演员的遴选都必须以他为基准。

童年马小军定了小演员韩冬,招风耳、八字眉、略长的脸型,与姜文颇有几分相似。

少年马小军悬而未决。姜文将电话簿上所有北京中小学的部分撕下来贴在墙上,又在《北京晚报》《新民晚报》登了广告,全国范围找人,几经周折,才终于确定了17岁的夏雨。

姜文和夏雨

选择夏雨是姜文母最后拍的板,”这是最像”。当时,作为姜文的亲弟弟,姜武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得很好,很多人认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母子三人没有考虑过这一点。

在周围的人眼中,兄弟们不仅相似,而且处世完全不同,“老戏骨”李保田评价过两人:

然而作为世人眼中“更有出息”的那一个,姜文则说:“我特羡慕我弟,在外头,他比我混得好,吃得开。“

作为两个共同的朋友,演员孟广美说:“因为弟弟会混乱!“

70年代,大院流行的是“棒教育”。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扮演母亲的斯琴高娃追着马小军打,姜文的母亲听说斯琴高娃的原型是自己去电影院看戏。看完回家,病了两天。姜文说:我妈妈没有发现自己打了孩子,那时我几乎每天都挨打。

左起:姜文、姜欢(妹妹)、姜武

在家,母亲管理姜文被称为“大嘴”,管理姜武被称为“二家畜”。姜武小姜文近5岁,从小就是哥哥的“跟屁虫”,小时候,姜文和英达在胡同里扮革命者和土匪,姜武也拿着小树枝跟在后面疯跑。

天黑后,两人脏兮兮的回家,母亲盘问起来,姜文直愣愣地说:“我们玩去了。”

话音还没落地,母亲的巴掌就扇过来了,用姜文自己的话说就是“直接从这屋给我扇到那屋去了”。

而一旁的姜武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把手里的树枝往母亲跟前送,说:“我去捡树杈子了,回来给咱家烧火。“妈妈心里明镜很普通,但是暂时哭不出来,对他说:“滚滚……”

从小到大,脖子被打的姜文给弟弟兜了很多,作为家里的长子,“长兄弟就像父亲”什么时候都不知道。

一年春节,父母住在医院,姜文自己和肉馅,弟弟妹妹包饺子迎接新年上学时,姜文在配音工作中赚到了人生的第一笔钱,一半是母亲,另一半是姜武

母亲回忆说,如果姜文有5个肉包的话,一定会先给姜武三人,等到姜武三下五下五下二下腹,第四个也放在他手里。

因为年轻的外表,姜文甚至为姜武举行了家长会。那次,姜武的学校举行了中秋派对,同学们登场表演,只有他没有选择。演出当天,他竖起屋顶,向舞台发射西红柿和茄子,抗议。

姜文来到学校,沉痛地对老师说:“我的弟弟啊,像惊人的一样,平时很诚实”

知弟莫若兄,很多年后,姜文不禁感叹:“姜武有点超出我的想象了。”

几乎每一位采访姜武的记者都会或婉转、或直接地问他一个问题——“是否觉得自己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

姜武憨憨一笑,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自己的答案:“不是阴影,而是阳光普照。“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男主角马小军的名字取自姜文10岁名“姜小军”。姜文出生那天,赶上父亲不在家,母亲也忘了命名,继母听说父亲是抗美援朝的军人,随便起了这样的名字。

姜文与父母

几年后,姜武出生,借鉴哥哥的名字,UT视讯聊天室顺延而成了“姜小兵”。张艺谋说,姜武天生就是当司令的人,不能当下兵。姜武对这样的说法不容置疑,说自己可能是命中注定的配角。

作为同一条路的先驱,姜文就像姜武的灯罩,灯泡再亮,光线也总是模糊不清。

1987年夏天,姜文24岁,为了拍电影《红高粱》,和张艺谋一起去莫言的老家体验生活。莫言的母亲为一行人操纵了一大盆西红柿炒鸡蛋,席上姜文酒吃饱了,涂嘴,伸腿踢了莫言家唯一的暖水瓶。

左起:巩俐、莫言、姜文、张艺谋

第二年,电影上映,莫言一语中的,《红高粱》成为亚洲首部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影片,姜文也成了街坊四邻口中的名人。

姜文,图源:电影《红高粱》

洪住在姜家前面,那段时间她去找文章玩,总是碰不到。有时交通电源。
费用,有时换煤气,管理者总是命名姜文,去了也不轻易去,必须唱一段,姜文什么也不说,挥动煤气罐扛在肩膀上,边走边唱妹妹大胆前进。

有些喜悦有些悲伤,在姜文风出生的那一年,姜武高中毕业,考北京广播学院(现在中国媒体大学)的名字落在孙山。

第二年,他又循着哥哥的脚印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再度落榜。

第三年,姜武已经23岁,报了北京电影学院。彼时姜文已经大红大紫,平日里兄弟俩好不容易凑在一起侃天说地,却从不聊业务,姜武也憋着一口气没告诉哥哥。

之后,姜文说:“弟弟正在考试,怎么也不帮忙呢?”他一拍大腿:“他没告诉我呀!”这才赶紧为弟弟联络辅导老师,又东奔西跑找来参考书籍堆到家里,每天督促姜武,“你看了吗?你看了多少?“

当年北电首次尝试的表演主题是围着椅子绕三次,坐下来说话。

姜武没有绕圈,张开嘴说:“老师,你知道吗?成为有名演员的弟弟有多难……在考场上看到和姜文相似的少年滔滔不绝,一口气完成,ut 视讯 女神 在线七八个考官老师流下了眼泪。

1990年,屡败屡战,姜武终于勉强赶上了哥哥的脚步。

姜武正式从事艺术的几年,也是姜文初导筒的日子,姜文打算和弟弟合作

兄弟之间的照顾总是不必多说。有一次,姜文去横店拍戏,路过上海,路上得知弟弟也在上海。在飞机前,姜文特意转弯到电影院看了一眼,急忙转过身来。

1994年,张艺谋拍摄了“活着”,寻找姜武出演忠实的“二喜”一角。姜文知道后问老谋子:可以吗?张艺谋说:别介意,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姜武,图源:电影《活着

之后,陶虹出演了万方编剧的电视剧《空镜》,推荐姜武出演主角,姜文又说:“你为什么不找我呢?

姜武和陶虹,图源:电视剧《空镜》

1999年,姜武合作伙伴“老爷爷”朱旭、存昕、“洗澡”中出演智障儿子“二明”。

电影上映后,有一天,姜文独自走在街头,一个路人忽然冲上来,指着他的鼻子问:“你就是《洗澡》里面那个傻子吧?!“

姜武,图源:电影《洗澡

姜文惊呆了,不生气,笑了。他知道是时候和弟弟合作了。

那一年,姜武第一次出现在姜文导演的作品中,在电影《鬼子来了》里出演一个群众角色“匪兵甲”,虽然总共只有半分钟的戏份,但镜头的两端,兄弟俩相视一笑。

姜武,图源:电影《鬼子来了》

随父母到北京那年,姜文10岁,姜武6岁。在此之前,一家人跟着父亲所在的解放军部队驻扎在贵州省的一个边陲小镇。

在闭塞的西南山区,有两种办法窥见外面的世界:一是每周放映两次的电影,二是从镇上穿过的一条铁路。

那几年,姜文学着放映员的样子,用手电筒斜打信纸假装放电影,纸上写着“八一电影制作厂”,姜武则喜欢看火车,风中留下烟雾。

长大后,姜文的电影和生活还没有分开,姜武也是“生活第一,工作第七”。

姜文一辈子的爱与愁都与电影有关,他始终在用电影记录一个又一个往日旧梦,在他的电影中,女性角色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是一道奇美的风景线。

刘嘉玲,图源:电影《让子弹飞》

和他合作过《让子弹飞》。”他说:”他特别细腻。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在女性问题上,他似乎永远保持着接近绝对的追求和探索。

1986年,23岁的姜文遇到了31岁的刘晓庆,他第一次出茅庐,她红极一时,两人在湘西镇拍摄了谢晋导演的“芙蓉镇”。一天,拍完一场雨戏,谢晋导演递给姜文一坛小米酒,姜文抱着酒追上走在前面的刘晓庆,说:“晓庆姐,我们晚上痛饮一番,如何?“

左起:姜文、刘晓庆、谢晋

1994年,两人和平分手。的双曲馀弦值。再过八年,刘晓庆被捕,姜文为她请了四位着名律师,面对到处投来的探索,他说:一天交往百日恩。

与刘晓庆分手的同一年,姜文与法国学者桑德琳的女儿出生,ut 视讯 女神 在线取名姜一郎。

姜文和前妻桑德琳、女儿姜一郎

姜文说:“电影世界比现实生活好”,这个问题到了周韵,他慌慌张张地说:“现实生活也好”。

姜文和周韵

2005年秋天,周韵第一次出演姜文。电影拍了整整一年,最后那场婴儿出生在铁轨的戏,出镜的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姜太郎。

姜文与周韵的大儿子姜太郎,图源: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关机那夜,姜文带着大家高唱《国际歌》,从没那么高兴过。

3年后,两人的二儿子姜次郎也呱呱坠地。几年前,有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标题为《姜文教子:最好的营养品是苦头》,讲的是拍完《让子弹飞》,姜文消失了一年,带两个儿子到新疆阿克苏历练。有人把文章交给姜文,他认真读了之后说:承蒙高举,没有这件事,但我同意。“

对于下一代,姜文大部分时间都扮演严父的角色,虽然没有沿用母亲的棍棒教育,但有时警告说“你这样有危险”,姜武可以说是慈父。

女儿小时候喜欢在车里睡觉,所以在北京的城堡里开车。入行之初就做起了副业,他说,不希望自己走后,孩子成为蜗居一族。他说,“我不是姜文,可馨和可凡(姜武的两个孩子)也不是一郎(姜文的女儿)。“

姜武有几个不同的嫂子,但只有一个妻子,从16岁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姜武和妻子宋妍

当时,两人是高中同学。”当时,她是化学课的代表。我有事没事,把笔记交给近她。那个时间,别的什么也做不了,整天想她,上课时盯着她。“

1994年,姜武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决定结婚。有人员最好晚点结婚。今后必须考虑公众的形象。“

从相遇之日起,姜武和妻子已经守护了37年。家里有客人,夫妇俩提供秘制的菜肴,但是如果有人问男主人这几年得到的奖杯,他会回忆很长时间。哥哥的爱充满了荷尔蒙的魔法,他的日子是柴米油盐的味道。

姜文上学早,他读大学时,姜武还是初中生,老师写了《我最崇拜的人》,其他同学写了文艺名流、科学巨匠,只有姜武写了自己的哥哥。

作文的最后,他写道:我哥哥走的路不是我前进的镜子吗?

一直以来,姜武看着哥哥的背影前进,姜文也成为可以委托背部的人。

兄弟俩的少年和青年时代住在内务部街的55号(也称为11号)大院,那里是清宣宗第六女的宅邸,据说曹雪芹也住在特定的时代,“六主府”变成了大厅,姜家的5人住在大厅的一角的两间平房。

姜文导演的电影《邪恶压正》在内务部取景

一家一三十多年,二百多年的老房子一下雨就漏电了。姜文挣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二老买了新楼房。但老人家念旧,难舍老宅,姜文一时间束手无策,姜武听说后便把自己的家安在了那栋新房的隔壁,又雇了几个工人,抡着大锤在两套房的隔墙上砸出一道门,房子合二为一,儿孙承欢膝下,问题迎刃而解。

搬家的那天,姜武对哥哥说,他们的家人也留下了房间,“有空回家”。晚上,姜武在枕头下摸了一封信,里面有十万元,还有一张纸条。

母亲说:“长子孝顺,次子顺顺顺。两个人在一起是孝顺,不可或缺。

2009年,姜武主演的贺岁电影《我的唐代兄弟》上映,好人提出了“姜文OUT姜武IN”的标题,姜文笑了。后来被问到我们家有支柱,现在我们家有两支支柱,那不是更结实吗?“

-“怎么样?“

-“家啊。“

-“胡子还在吗?“

-“在。“

-“扮演角色。“

-“妥当。“

电影中,武举人的最后台词是“需要兄弟的时候,请打招呼,兄弟马上出现。“

图源:电影《子弹飞行》

姜/pstyle=“line-height:1.5;margin:18px0px:18pxpx;”写文字的是武器。说完这句话,姜武回家接孩子放学后,从头到尾,兄弟俩谁也没说报酬。之后,姜武露出象征性的笑容: